山七网

热点新闻
首页 文化 这位曾实施了一系列“奇葩改革”的校长说:封闭、割裂的校园,只
发表于2019-11-06 17:39:00
      

这位曾实施了一系列“奇葩改革”的校长说:封闭、割裂的校园,只

什么样的学校可以被称为优秀?装修豪华,教学楼一排排;还是要因地制宜,合理规划建筑空间?在这方面,国家优秀教师、北京第四中学房山校区前执行校长黄春最有发言权。他下令撤除昂贵的图书馆入口警卫。甚至尝试把图书馆和学校大门结合起来;它也被亲切地称为“走廊校长”,因为课桌位于学校的走廊里。为此,外滩君主与黄春交谈,并请他分享他的“异国情调”改革理念和独特的“择校经典”。

这是我第一次能够读书。

今天,我们对素质教育的定义不仅仅是教师传递给学生的知识。

校园空间与学生的成长密切相关,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就像设计一样,改变生活;良好的校园空间也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语言,甚至是一种影响深远的“教材”,对学生有着微妙的影响。

什么样的校园尊重孩子的天性和成长规律?它是一个美丽的操场,配备先进的多媒体技术,一个宏伟豪华的体育馆,游泳池和艺术建筑吗?

这位杰出的国家教师,以前是北京第四中学房山校区的校长,现在转向私立教育。创立这所学校来促进学习的黄春认为情况远非如此。

一所好学校不仅需要满足学生参加几门学科和几门课;让他们也有意外收获。还有,让那些不想去上课的孩子和那些即使努力也学不好的孩子,也可以带着人生的丰收离开。

黄春校长

为了让学生们有“顺便说一句,意想不到的”收获,北京第四中学房山校区从2014年开始建设,颠覆了校园公众的传统印象,创造了一个丰富独特的开放空间环境,深受师生们的喜爱。

作为该国第一个绿色三星校园,其校园设计也赢得了国内外诸多赞誉:国家绿色建筑和新的学校模型,托儿所和景观之间建造的“田园学校”,以及2015年伦敦设计博物馆的“年度设计”。

现场俯视照片(北京第四中学房山校区)

2014年至2018年,校园首任执行校长黄春不仅参与了校园的初步设计交流,还加入了许多“软性”教育尝试,甚至“异国情调的改革”:

为了让学生更多地了解校长并与校长取得联系,他只是把他的桌子移到教室外的走廊上,成为世界上第一位“走廊校长”。

在他们自己的办公区,设立一个“黄春工作室”,学生、老师甚至家长可以在这里畅所欲言,畅所欲言。

下令撤除昂贵的图书馆门禁,如果丢失的书籍将从工资中扣除,给学生一个体面的阅读天堂...

一个接一个的“特立独行”措施,让“一校之长”的黄春,成为师生谈论的“黄大仙”,也让校园更加符合他的理想面貌。

现在,离开北京第四中学的黄春,他正准备兴建珠海横琴洪榕学校,希望继续在私立学校的土地上实践他对“什么是好学校”的探索。

外滩国王采访了黄春总统,并要求他根据自己的教育实践和理解,谈谈什么样的学校更好。校园空间背后传达的是什么样的教育思想?

演讲中的黄春

"许多孩子从未见过校长?"

因为书桌位于学校的走廊里,黄春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在走廊里工作的校长”,并被昵称为“走廊的校长”。

这一举动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来自他的理解和洞察力。

一天,黄春正在操场上散步,突然发现自己被两个小女孩跟踪。他转过身,迷惑地问,“怎么了?”两个学生轻声回答:“没关系,我们只是没见过校长。”

当我在校园里见到校长时,学生们实际上似乎看到了“外星人”,一路跟着他。这真的让黄春又笑又哭。

但是回顾过去,除了典礼和表彰大会,一个学生能接近校长多少次?

学校的“校长办公室”通常位于一个僻静的地方,学生没有机会或不敢涉足。许多学生可能从未见过校长。

黄春决定完全“敞开心扉”,把他的桌子移到走廊的一个角落,老师和学生每天都必须经过,上面写着“黄春工作室”校长作为学校非常重要的资源,如果“藏在闺房里却得不到学生的认可”,就是一种巨大的浪费

黄春校长办公室

成为“走廊校长”后,黄春将在这个“开放空间”交流会议、学习和备课,并接待游客。当学生经过时,他们也会放松脚步。来来往往的学生都会看到校长的工作和思想状态。

随着时间的推移,学生们和黄春逐渐熟悉了。有时校长正在看一本书,孩子们走上前来说,“你在看什么?”“你能借给我吗?”

后来,该网站成为“开幕式”的校园版。黄春邀请感兴趣的老师和他一起分享,学生和家长也可以主持开幕式。

讲座的内容多种多样,听众可能来自各个年级。“黄春工作室”一度成为校园文化高地。

走廊里随时随地的“文化沙龙”

“学生最需要的是一个真正的校长、一个真正的老师和一所真正的学校。当一切都是“真实的”时,教育是强大而有效的。黄春认为学校应该有更多的开放空间,这样才能看到真正的“过程”和“状态”。

北京第四中学房山校区因其“开放空间”而闻名,在国际建筑领域赢得了许多金牌。这一设计也符合黄春的期望。

在校园宽阔的走廊里,有十几个开放或半开放的文化空间,如竹林书园、数学工作室、生物博士站、学生会工作室...

当孩子们有空时,他们会把自己的事情集中在这些“岛屿”上。相反,学校里只有很少的教室,因为所有的空间都可以用作教室,课堂可以在草坡、台阶、走廊和楼梯上的任何地方举行。

走廊中的公共空间(北京第四中学房山校区)

额外的墙已经拆除,校园变得更加开放。有什么好处?

黄春解释说,在我们的传统思维中,学校的大部分教学功能是相互隔离和封闭的,如教学楼、实验楼、艺术楼等。许多学生基本上只呆在教学楼里,很少去别的楼,这真是浪费。

为什么我们不能遵循“就近使用”的原则,把它们传播给学生,让他们成为我们每天都可以接触到的东西,而不是被冷漠地疏远?这样,学生们的课间休息就像在一个被丰富的环境滋养的微型校园里。

另一个更重要的好处是开放空间也能“看到”更多学习、思考、甚至玩耍和嬉戏的场景。与简单地传授知识相比,“看到彼此的优点”是学校最重要的教育资源。

当我们遇到别人的优点时,我们也会更好地遇到自己。真正的学习是一群人的学习和另一群人的学习,它们相互影响,相互促进。

校园就是要建造这样一个地方。当孩子们漫步在教室外面时,他们会经过美术教室、音乐教室、劳动技能教室和体育场馆。路过的人可以看到房间里的人在做什么。

一个好的校园给学生提供了更多的机会,让他们“只是路过”并以更好的状态与他人见面。

教室外的大露台(北京第四中学房山校区)

加入民办教育后,黄春也以此理念参与了正在建设中的珠海横琴洪榕学校的设计。

例如,他设计了一个“大学系统”教学楼,让不同年龄的学生一起学习和生活。

开放教师办公室和无处不在的公共空间,创造一个可以随时互动的“人际交流”环境。

开放各种“听”和“说”的校园共享场所;

当然,透明玻璃也被广泛使用,以便可以看到、欣赏和模仿各种优秀的状态。

“空间设计和教育是相互作用的。这两个人相互影响,一起成长,”走廊负责人黄春笑着补充道,“我可能不会再搬到走廊去工作了。因为当整个校园完全开放时,校长无处不在。”

中小学图书馆的职能发生了变化

除了在走廊里工作,黄春也可能是第一个拆除图书馆门禁的校长。

在学校图书馆,安装这种报警器花费了很多钱,这一直困扰着黄春。“没有必要在学校图书馆里把读者当成‘偷书贼’。如果图书馆让人们感到僵硬和不便,那么它就离学生很远。”

相反,他认为图书馆的首要任务不是防止丢失书籍,而是吸引老师和学生阅读。图书馆的尊严来自读者的自由和内心的平静。这种自由和内心的平静应该建立在信任和尊重的基础上。

因此,在北京第四中学房山校区任职期间,黄春坚持解除图书馆的门禁。"如果我丢了我的书,从我的工资中扣除是件大事。"四年后,我似乎也没丢多少书。

门禁拆除的图书馆(北京第四中学房山校区)

与图书馆门禁这样的“反人类”装置相比,更让黄春困惑的是:在阅读资源如此丰富的现代,学校图书馆的存在有什么意义?

黄春参观了许多中小学图书馆,发现了一个常见的“奇怪现象”:图书馆通常是学校里最漂亮的建筑。它装饰得很好,有很多书,但是很少有学生去那里。

原因是许多图书馆的开放时间通常是学生上课的时间。当学生休息并完成学业时,图书馆就关闭了。此外,除了上课、运动和玩耍之外,一个孩子在学校一天要去图书馆多长时间?

在这方面,黄春认为,中小学图书馆的职能确实需要改变。

图书馆不是藏几十万本书,借书甚至看书,而是应该成为一个综合的文化空间。

学生可以在这里阅读和思考,迷迷糊糊地学习,开一个小沙龙,听讲座,甚至除了“路过”什么也不做。

虽然它只是“路过”,但它也有重要的价值。“如果一个孩子看到一个老师今天在这里分享,一个同学明天在这里阅读,这种教育功能是巨大的。”

因此,在筹备珠海横琴永荣学校的建设时,黄春有一个大胆的设计:他没有设置传统的校门,而是将图书馆与校门融为一体。学生们在进入校园之前必须浏览大量的书籍。

这样,学生每天进入学校的第一个途径就是通过图书馆。第一眼看到的一定是那些读书、讲课、自学、参加沙龙和听课的人。

图书馆作为校门(珠海横琴洪榕学校)

正如他的教育哲学一样:“最好的状态必须经过并被看到,而不是藏在角落里。”

图书馆也应该对社区和家长开放,这样接孩子的家长可以把他们送去,从大量的书籍和一群学生中接他们。

将来,甚至学校图书馆也不必是一座建筑或博物馆。校园本身应该是一个超大的图书馆。

在他看来,学生停留时间最长的教室应该是一个公共书房,教室里有整整一堵书架。交通最繁忙的校园走廊也应该到处都有书和书架,几个舒适的凳子和温暖的阅读角落。到处都有书,可以不时地阅读。它触手可及,随时可用。

"学校的质量和结构可能不如图书馆好。"

坐在地板上的“自学空间”(北京第四中学房山校区)

比知识更重要的是交流的空间。

校园建筑空间设计是在反思和洞察当前教育现状的基础上进行的大胆探索和改革。

黄春认为,如果一个人想办好一所学校,接受良好的教育,他必须首先考虑在未来的生活中,究竟什么东西会促进孩子的成长。

同样,承载教育理念的校园设计也需要从学生的角度思考:为什么一个孩子喜欢来到校园?他这个年纪想做什么?

大多数时候,我们只是认为学校的儿童节就是坐在教室里好好上课,休息时在操场上锻炼,中午在食堂吃喝,然后放学。

“学校生活不应该这么单调。孩子们仍然需要很大的交流空间。”黄春强调,即使在学校接受教育最重要的目标也不是所谓的知识学习和传授,而是通过各种交流使学生更好地满足自己。

带交流空间的餐厅露台(北京第四中学房山校区)

总之,一个好的学校空间应该满足学生的四个“交流需求”:

1.人际交流

它不仅仅是不同班级之间的交流;它还包括学生、教师和校长之间的交流。甚至与外界和整个社区都有联系。

这里有一个小故事。北京第四中学房山校区的公共空间里有许多不同大小的桌椅。高考临近时,会有学生和妹妹给他们的高年级和妹妹写一些自助信,然后悄悄地把他们留在这里。让路过的毕业生,看了很感动。

这种随意的互动也是人际交流的一部分。

学生们聚集在“匿名信”周围

2.人与环境之间的交流

除了与人交流,孩子们还需要与教室、建筑物、运动场、花园和其他环境交流。

正如一草一木一石一路具有教育和美学意义一样,校园里的大厅、走廊和建筑也是如此。这里的学生阅读、自学、讲课、讨论、跑步、玩耍、唱歌、聊天、发呆...这些环境承载着孩子们的所有活动。

如果校园空间有一定的艺术感和人性化设计,让学生能够找到自己的精神栖息地,他的内心一定是丰富而富有诗意的。

充满设计感的走廊(北京第四中学房山校区)

3.人与故事之间的互动

这里的故事有自己的和别人的以及校园历史的故事和新的经历。

许多学校都有“学校历史博物馆”,这实际上是一本三维历史故事书。它应该与每个学生密切相关。

然而,许多学校把这些历史固定在一个单一的建筑里,以“博物馆”的形式,其主要功能是接待游客。

在这种情况下,学校历史如何与孩子们互动,成为一个生动的故事?只有当学校的历史真正与学生互动时,才能产生生动的“校园文化”。

4.人们与自己的交流

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也是孤独。在校园环境中,我们经常忘记孩子们确实需要独处的空间。如果一个孩子在基础教育阶段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独处,他长大后就会相应地缺乏独处的精神和能力。

因此,一个好的校园设计应该考虑到孩子们需要独处,并为他们开放一些地方来“安置和唤醒他们的灵魂”

走廊中的孤独空间(北京第四中学房山校区)

如果以上四种交流需求得到满足,每个孩子都能在校园的某个空间找到做主人的感觉,毕业时带着满满的收获和回忆离开。

校长的“择校”

那么,如何为孩子们选择一所好学校呢?在“参观学校”的短暂过程中,父母能从中学到什么?采访结束时,黄春也给了父母一些建议。

他认为,受一些“喜出望外”和“炫耀”概念的驱使,一些学校看起来美丽而崇高,但“华而不实”,不能真正提供良好的增长空间。

校园设计和建设的理念必须体现某种教育理念。如果建筑大多处于“封闭”和“分裂”的状态,那么无论建造多么豪华和宏伟的教室和建筑,充其量也只是高档工厂,其背后的教育理念仍然是“工厂设计思维”。

在学校探索的过程中,家长应该放下“面子”和“排场”的心理,把自己当成孩子,根据孩子的学习和成长需要探索学校。

例如,看看学校是否充分考虑了“空间与空间的逻辑关系”;

你在“走廊”、“走廊”、“站台”和“大厅”等被忽视的空间做了足够的工作吗?

校园公共空间是否有更多的联系和聚集功能,以满足学生多样化的成长和交流?

“真正让学生感到快乐的校园有一些像这样的共同特征。”

至于被许多家长视为“择校指标”的“学校排名”和“毕业率”,黄春尖锐地指出,所谓的毕业率和学校排名与孩子没有必然的关系。

“升学率很高,即使一半的学生被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耶鲁大学和哈佛大学录取,而你的孩子,也不可能是另一半?至于学校排名,它来自公众舆论和媒体。每所学校都有自己的标准和观点。这不一定是科学或客观的。”

黄春

相比之下,学校能给每个孩子提供自己的机会吗?它的每一平方米土地都能向儿童开放,成为一个充满放松和收获的天堂吗?有没有一个充满教育理想和专业能力的老师来保证这样一个柔软的空间?

在黄春看来,这些实际上要重要得多。

关注外滩教育

阅读3000多篇优质文章


湖北十一选五




上一篇:问答:眼睛酸胀疲劳,上班族如何护眼?
下一篇:山东三家省属事业单位公开招聘318人,本科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