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七网

热点新闻
首页 文化 莫言VS勒·克莱齐奥:故乡是一个开放的概念
发表于2019-11-03 21:46:29
      

莫言VS勒·克莱齐奥:故乡是一个开放的概念

莫言和勒克莱齐奥在对话现场。

“莫言作品收藏部”。

勒克莱齐奥的中文翻译。

10月9日,在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宣布的前一天,2008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勒·克莱齐奥(Le Clezio)和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再次坐在一起。

新京报记者何安安

对于2008年诺贝尔奖得主勒克莱齐奥和2012年诺贝尔奖得主莫言来说,2014年的冬天尤其令人印象深刻。今年八月,莫言和克莱齐奥在Xi安第一次见面。四个月后,应莫言和妻子的邀请,克莱齐奥回到莫言的家乡高密。

克莱齐奥回忆起几年前的高密之旅,“这栋房子不大,而且很简单。我想他很久以前就开始在这里写作了,他还和妻子女儿住在这里。我有一种感觉,我立即与这个地方和他的作品建立了牢固的联系。我一点也不夸张。我的眼睛湿润了。直到现在,我仍然非常感动。”

莫言的作品中,高密无处不在。有白色温顺的大狗(White Dog Chichijia)、巨大的波浪状橡胶河流(青蛙)和覆盖着鲜红色耳朵的高粱田(红高粱)。“高密东北乡”(高密大兰乡)是莫言的文学领地,正如商洛是贾平凹的文学领地,湘西是沈从文的文学领地,马孔多镇(阿拉卡塔卡)是马尔克斯的文学领地。

这次高密之旅给克莱齐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读了莫言先生的书,觉得高密无处不在...当我到达高密时,当我走进他的家时,我非常激动,眼泪立刻流了出来。为什么?因为我立刻明白了他对家乡的感情依恋。”

在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宣布的前一天,两位具有丰富创作经验的“诺贝尔奖”作家莫言和克莱齐奥在浙江文艺出版社和腾讯视频主办的“故事:历史、民间与未来——诺贝尔奖作家高峰对话”上,一起谈论了他们的家乡、文学和生活。这也是新书《莫言作品集》(1981-2019)以及《青蛙》、《乳房与臀部》等数码有声书籍的发布仪式。除莫言的小说外,《莫言作品集》到2019年还收录了300多篇散文、散文和演讲。

写其他地方也就是写自己的家乡。

“1955年春天,我出生在高密东北乡一个偏僻落后的村庄。我出生的房子又矮又破旧,到处都是漏风、漏雨,墙壁和篮筐被多年的炊烟熏黑了。根据村子里的古老习俗,当一个产妇分娩时,身体应该用从街上扫来的漂浮的泥土填充,新生儿一离开母亲的腹部就会掉在泥土上。......当然,我也是第一个摔倒在被父亲从街上扫走的泥土堆上的人,这些泥土被成千上万的人践踏,夹杂着牛羊的粪便和杂草种子。”这篇文章正是莫言在他的散文《家外》中对他出生的描述。铁匠上官福禄的儿媳上官卢氏在《大胸脯与大黄油》第一卷第二章中也出现了类似的文学场景。

家乡对作家来说有着不同于普通人的特殊意义。从某种程度上说,故乡不仅是作家的出生地,也是他文学生活的基础。正如莫言的作品往往与高密紧密相连一样,尼斯是勒·克莱齐奥(Le Clezio)的故乡,克莱齐奥的书在尼斯有很多地方——当然,克莱齐奥的文坛更在尼斯之外。

在这方面,克莱齐奥认为莫言的作品反映了作家对家乡的强烈依恋。虽然尼斯是他的家乡,但也有许多突发事件。“因为战争,我母亲逃到了尼斯,所以我出生在尼斯。我完全有可能出生在另一个地方。如果我父亲结婚后去了另一个地方,比如非洲,我就会出生在非洲。我和我的家乡没有那么密切的联系,所以我写了很多其他地方。”这可能与克莱齐奥的经历有很大关系。他的生活非常曲折。克莱齐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出生在法国沿海城市尼斯,他的堂兄弟(他的祖父)。他童年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德国占领军和纳粹的阴影下度过的。八岁时,克莱齐奥和他的母亲及弟弟去尼日利亚看望他的父亲,一位英国战时医生。他直到10岁才和家人回到尼斯。

莫言读过很多克莱齐奥的作品,尤其是那些关于非洲的书。在莫言看来,克莱齐奥的非洲实际上是他的家乡。“当他写非洲的时候,他实际上把非洲当成了他的家乡。他和他的邻居,那些非洲孩子的关系,当他接触的时候,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局外人,他把他们当成了他童年的伙伴。所以,他似乎在别的地方写作,事实上他是在写他的家乡。”

“作家所谓的故乡从来不是一个封闭和固定的概念。家乡实际上是一个开放的概念。”莫言提到,当作家,包括他们自己,开始写作时,他们经常选择自己的个人经历和家庭故事作为素材,但是当这些资源用光了,他们需要从外面向他们索取,开阔视野,通过旅行和其他人的叙述激活原有的故事资源。从这个角度来看,莫言非常认同高密也是克莱齐奥的故乡。"当然,我也会说法国和非洲可以成为我的故事资源."

文学的核心是关于人类历史。

喜欢讲故事的莫言在活动中照例讲述了一个故事:“南京大学的许军教授和勒克莱齐奥先生一起去了我的家乡,去了我出生的小房子。高密有一位民间摄影师。他非常聪明。他知道勒克莱齐奥先生很高,他还看到我们老房子的门很低。所以他提前在最合适的角度伏击了。当勒克莱齐奥先生弯腰走进我们的院子时,他在一瞬间拍了许多照片。后来我把这些照片命名为“弓的温柔”

莫言第一次发表他的作品已经过去了将近40年。然而,自勒·克莱齐奥于1963年出版他的第一部小说《诉讼记录》(Proceedings Record)以来,已经过去了将近60年。巧合的是,莫言和克莱齐奥的作品都非常注重从小处着手,表现出丰富的人性和广阔的人生。无论是《透明胡萝卜》中的黑海、《四十一枪》中的“枪童”、“青蛙”中的阿姨、《变革》中的科特迪瓦男孩吉恩·马洛、《漫游之星》中的犹太女孩埃斯特尔等等。,所有这些“故事”向我们展示了这些民间故事的力量。这些“故事”记录历史,写关于人性和人类世界的寓言。

克莱齐奥认为历史可以分为大历史和小历史。“大历史就是我们所说的时代,小历史就是从农民、妇女和儿童的角度看待历史。”在这种情况下,作者写的历史从个性、个人、地方和家庭开始,而大历史是许多小历史的集合。莫言提到,历史教科书往往从“居高临下”的角度讲述历史事实,而文学则从人类情感和人体的角度描述特定历史时期人类的生活状况。

“有时候从一个小老百姓的角度讲一个故事可以让历史感觉很好。例如,“青蛙”,我阿姨首先帮助接生,然后她做计划生育工作。同一个人不得不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改变她的生活方式。受历史的控制,她改变了自己的生活,同时也适应了这种生活。”克莱齐奥说,这是一个优秀的文学隐喻和历史隐喻。莫言的喜剧和寓言创作让他想起了动物庄园。作家可以通过他们写故事或寓言的能力来反映历史。例如,贫穷生活中的力量和幸福可以在《丰乳肥臀》中看到。"

“文学从人开始,描写人的情感、人的生活、人的经历和人的命运。最终,它必须在人身上实施。”莫言说:“文学的核心是人类的历史。一切都从人类开始,然后回到人类。”


500万彩票




上一篇:日本破例公布朝鲜导弹分析详情,是想努力证明一件事
下一篇:浙商智能行业优选混合型发起式证券投资基金基金合同生效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