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七网

热点新闻
首页 教育 以现实国情为依据发展我国外语教育
发表于2019-11-03 20:19:49
      

以现实国情为依据发展我国外语教育

欧美国家外语教育中的语言分布经验是中国促进外语教育语言多样性的重要参考依据之一。统计数据显示,美国大学有200或300种语言,远远超过中国大学的语言数量。欧洲教育被认为包含了“外语多语言教育”的基因。欧美的经验已经成为中国外语教育语言设置的重要依据。

借鉴欧美国家外语教育的经验,我们应该准确理解不同语境下“外语”教育的含义。根据传统的定义,“外语”教育通常是指在一个国家教授其他国家的语言。这个定义中的关键词是“国内”和“其他语言”。受这一定义的影响,人们自然将美国的西班牙教育和意大利的德国教育称为“外语”教育,并根据外语教育的逻辑理解外语教育规划概念。然而,在全球人口流动的背景下,外语的传统定义和外语教育面临挑战。

对“外语”定义的再思考

在全球人口流动的背景下,外语的含义和边界正在发生变化。从历史发展来看,许多语言的地位经历了从“外语”到“移民语言”再到“母语”的转变。在美国,西班牙语最初被视为一种外语,随后随着西班牙移民数量的增加,它逐渐成为一种重要的移民语言,然后在佛罗里达、加利福尼亚等地成为一种社区语言。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大量亚洲移民进入美国,导致越南人、菲律宾人和其他语言使用者在美国快速增长。如果这种增长能够持续下去,可以预测越南语和其他语言将逐渐改变它们在美国的地位,从外语变为重要的移民语言。

就某一历史阶段而言,有些语言具有外语、移民语言和母语的多重身份,它们的界限模糊不清。以美国为例。2016年,美国接待了来自世界200多个国家(地区)的110多万人。大量不同语言的用户已经进入美国定居。社会调查显示,6500万美国居民在家庭生活中不会说英语,约占美国总人口的20%。家庭中使用了300多种语言。据统计,美国目前使用西班牙语的人口已经超过4000万,超过了西班牙说西班牙语的人数,其中150多万人使用越南语,120多万人使用法语。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传统的“外语”具有“移民语言”和“国内语言”的身份。

美国联邦政府尚未确认自己的国家语言或官方语言,我们还不能确认西班牙语和其他语言是美国的国内语言。然而,在其他一些国家和地区,传统外语已经获得了当地的官方地位。例如,根据意大利《保护历史少数民族法》,德国和法国在意大利的一些地区享有官方地位。匈牙利的德语、希腊语和克罗地亚语、奥地利的匈牙利语和捷克语、罗马尼亚的德语、俄语和土耳其语、克罗地亚的德语和意大利语都享有当地官方语言的地位。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把美国的西班牙教育和克罗地亚的意大利教育视为外语教育。这些语言通常有多种身份,如外语、移民语言和国内语言。为了区分同一种语言的不同教育,人们用语言学习者的身份来定义“外语”教育。这两种语言都是西班牙语,移民家庭的后代学习它们,这被称为祖先语言教育。其他民族的人学习叫做外语教育。然而,实际上,这两者之间的界限很难划定。在更多的学校里,两者合二为一。在同一个班级里,既有外语学习者,也有祖先语言学习者。

故意区分一种语言的多重身份也会导致语言教育政策的矛盾。美国在2001年通过了《中小学教育法》,该法案明显淡化了移民语言教育。然而,在同一时期,美国出台了一系列促进外语教育的措施,如《关键语言计划》(Key Language Plan),呼吁中小学重视发展战略性外语教育。自相矛盾的是,两种力量相反的政策可能针对同一种语言。汉语、韩语、阿拉伯语和其他语言不仅是美国联邦政府致力于发展的主要语言,也是它有意轻视的移民人口的语言。在美国语言教育史上,这一矛盾已经上演过多次。加西亚称这种矛盾为“精神分裂症和双重困难”。

为了应对这种情况,人们正在使用一些新词,如"英语以外的语言"和"世界语言",而不是"外语"。早在20世纪70年代,澳大利亚就逐渐用“英语以外的语言”来代替原来的“外语”表达,以准确表达澳大利亚多语言的生活状况。在国内研究中被广泛引用的美国现代语言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Modern Languages)发布的统计报告,也被措辞为“英语以外的语言”。它的覆盖范围不仅包括传统的外语,如汉语和越南语,还包括美国的民族语言,如夏威夷语和纳瓦霍语。外语的另一种选择是“世界语言”。在加州、华盛顿州、俄亥俄州等地发布的中小学教育管理文件中,“外语”已被“世界语言”所取代。

受传统习惯的影响,外语教育这个词仍然被广泛使用。在这种情况下,相关讨论应根据当地情况准确把握“外语”语言的多重身份。

阐明外语教育的目的

外语教育的基本目的是问为什么和为谁。在当今社会,促进国际交流,为国家外交服务是各国外语教育最普遍的追求之一。然而,随着外语、移民语言和母语之间的界限日益模糊,这种传统外语教育的价值取向无法充分解释语言教育的全部意义。

外语教育中的一些重要语言往往同时具有移民语言或社区语言的地位,因此具有多重功能。自20世纪中叶以来,来自拉丁美洲国家、中国大陆、越南和菲律宾的移民大量进入美国。美国大学里西班牙语、汉语、越南语和菲律宾语的学生数量迅速增加。在许多欧洲国家,在中小学提供的“外语”中,一些在该国(一些地区)具有官方语言地位,一些是该国主要移民群体使用的语言。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西班牙教育和意大利的希腊教育的目的不仅是为了服务外交、对外贸易和外交事务的发展,也是为了服务于社区居民之间的交流,促进不同语言群体的融合。例如,加州在2009年发布的《中小学公立学校世界语言内容标准》(World Language Content Standard for Public Schools in Primary and middle school)认为,“加州学生是多元的,有着不同的语言和文化背景。学生学习世界语言不仅是为了与外国人员交流,也是为了与本州不同语言的人交流。”

如果我们遵循把美国的西班牙教育和意大利的希腊教育称为外语教育的习惯,我们就必须充分把握这些语言的多重身份和它们所承载的多重价值。它们不仅服务于国家“外部”的国际交流,而且服务于社区“内部”的融合。理解语言的多重身份和外语教育的多重价值有助于我们理解为什么西班牙语学习者占美国学院和大学总数的一半,以及为什么提供这么多“非常不常见”的外语。来自世界各地不同语言的移民及其后代是影响美国大学外语教育布局的重要因素。

立足当地实际是出发点。

中国的外语教育应该因地制宜。无论在历史上还是在现阶段,欧美国家都接收了大量的国际移民。在欧美国家,外语、移民语言、社区语言或民族语言的界限模糊不清。外语教育的功能不仅是为国际交流服务,也是为国内社区的融合服务。美国学院和大学用200多种语言开展教育的原因之一是美国居民使用300多种语言。

与欧美国家不同,中国仍然接收少量国际移民。2018年,中国的国际移民人数约为100万,约占总人口的0.01%。中国的移民人口尚未形成影响外语教育布局的力量。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外语教育的主要目的仍然是为外交、外事、外贸等国际交流服务。

教育的目的决定了外语的选择。在服务国际交流的主要目的改变之前,中国的外语教育应该优先考虑在世界上有影响的、有利于促进国际交流的语言。在这些语言的人才储备完成后,将有计划地促进一些非常非通用语言的教育和教学。目前,以美国或欧洲国家的外语教育经验为参照,单纯着眼于语言数量的扩张,盲目过度投资于在国际交流中毫无价值的外语使用,不仅不能促进国际交流,而且会造成教育资源的巨大浪费。

(作者:上海外国语大学语言学院、中国外语战略研究中心)


500万彩票




上一篇:多种精神疾病的起病竟然是青春期
下一篇:智能驾控的强大,新宝骏RS-5比哈弗F7更吸引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