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七网

热点新闻
首页 综合 千万别跟青岛人喝酒,真的好痛
发表于2019-11-03 13:07:56
      

千万别跟青岛人喝酒,真的好痛

照片来源| @青岛啤酒博物馆

傲慢点!青岛人非常喜欢这张嘴巴!

洋气是大多数人对青岛的第一印象。

它以青岛啤酒的西式风格、德国建筑和亚洲第一条下水道而闻名。

在州长办公室,路人帮游客拍照后,游客们表示感谢:这座建筑真的很外国,我羡慕青岛有这么多德国建筑。

前来参观下水道的人总是和附近的居民聊天:德国人建造的下水道非常发达,不会被大雨淹没。青岛人真幸运。

美丽的建筑和有用的下水道值得参观和学习。这没有问题。

然而,有一个问题需要考虑:每个人对青岛的外国风格的印象都与德国联系在一起,甚至青岛今天的辉煌也沾染了德国的光芒。这真的准确吗?

我不这么认为。历史证明了这一点。

德国三角洲占领青岛

1896年,德国占领青岛,想在青岛的黄金地段建造白色住宅区。结果,以前住在这里的居民被驱逐出境。居民们流离失所,聚集在城市肮脏的中国地区,而大量德国风格的建筑则建在白人居住区。

德国建筑美丽而值得欣赏,但青岛的德国建筑不值得羡慕。

当时,德国人在青岛的白色住宅区修建了亚洲第一条下水道,有12条下水道将雨水和污水分开,这样白色区域的暴雨就不会泛滥。

△青岛下水道结构图

白人很舒服,但是住在城市另一边的青岛人正面临着一场彻底的灾难。

这是因为来自白色区域的雨水和污水被排到了中国地区,那里臭气熏天,传染病肆虐。

1945年后,青岛人重建了整个城市的排水系统,这样每个地区的人都不会受到暴雨和洪水的困扰。现在全国羡慕的下水道也由此而来。

当然,重建项目借鉴了德国发达的下水道技术。然而,青岛人感到幸运的是,发达的德国下水道技术和中国人强大的学习能力从来不是入侵的德国人。

看到这里,你还会对青岛人说“羡慕”和“幸运”吗?

△20世纪30年代青岛航空摄影

当我们给一个城市贴上标签时,我们不仅能看到美丽的皮肤,更重要的是,它是城市的历史和当地人民的生活方式,即人类的风味。

外国风味是青岛的皮肤,青岛城市历史的见证,也是青岛的风味。青岛人怎么样?

青岛的味道很狂野。

这是一个狂野的地方,你站在一栋西式德国建筑前,看到街上的人们提着装满啤酒的塑料袋。有些人随意漫步,有些人停下来用吸管吸几口,有些人直接倒进嘴里。这种饮酒方法真的很疯狂。

照片来源| @青岛啤酒博物馆

青岛人的野性,不是野蛮,野性,是鲜明的,真实的,原始的味道。

青岛人不能用他们的眼睛看到野生的空气,所以他们应该真正享受青岛的当地生活。

啤酒,我们用“喝”,青岛人用“哈”,哈啤酒。

在青岛方言中,“哈”是指饮用水,“哈水”是指饮用水。

换句话说,“哈啤酒”意味着青岛人已经习惯了随时随地喝啤酒。

早上六点钟,蔬菜经销商刚从批发市场回来。

给他妻子刚找到的新鲜蔬菜和肉后,他喝了刚从路边打来的青岛啤酒,感到精神焕发。

每天清晨,生啤酒厂将装满散装啤酒的大银罐运送到城市各处的货摊。

散装啤酒未经过滤,小麦在胃和喉咙里的味道对青岛人有益。

罐子下面装有一个水龙头状的按钮,按钮上挂着一个塑料袋。牛艺璇打开了,白色泡沫的绿色啤酒咕咚咕咚地放进袋子里。

照片来源|飞天猪

“青岛是个奇怪的地方。啤酒装在塑料袋里。”

散装啤酒的保质期不到一天。用塑料袋打啤酒既方便又新鲜。

"你们家都有水龙头吗?出来的是啤酒?"这是我第一次看啤酒。外人总是这样戏弄青岛。

拎着塑料袋,早上的蔬菜贩子,下班的人,买菜的大爷,走在街上小巷里,漫步回家,似乎没有拎一袋黄色的液体,所以家是不够的。

当你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啤酒倒进铝盆里。泡沫溢出,盆外很快被水滴覆盖。

瘫倒在沙发上,一口冰凉的啤酒咕噜咕噜地倒了下去,一天之心在啤酒入口的瞬间,哇的一声全被打消了,嚣张!青岛人非常喜欢这张嘴巴!

青岛人不太喜欢用吸管喝啤酒。他们不明白。

对他们来说,“哈”的动作已经很温和了,通常他们习惯于提着袋子竖起耳朵,脑袋灌满水。

照片来源| @蜜蜂公园

如果你不想在家买饮料,你可以在街上遇到一些兄弟,喝一瓶啤酒。

照片来源| @刘小猪滚滚的猪头生活

白天喝酒是不够的,但是啤酒屋晚上走路。

啤酒屋位于街道和小巷深处,有一个小门面、几张桌子、一堆迷宫和不锈钢酒桶,足以让白天忙碌的人享受一夜。

大约三到五个朋友,三品脱绿啤酒,十瓶啤酒,几串烤肉和海鲜,青岛人喜欢这种放肆的嘴!

啤酒屋里总是有几只豪饮美洲狮,它们以特殊的能量为特征。五六瓶只是一个基础,十几瓶是为了好玩。

喝醉后,豪饮美洲狮说,“去看看青岛是属于谁的,它是否属于我。”

哈嘴之前的皮子酒属于青岛,哈嘴之后的青岛属于他。我不确定。世界属于他。

青岛是一个充满啤酒的城市。甚至肯德基也卖啤酒。这是一个不能喝醉的城市。这是一个不酗酒就不能交朋友的城市。

许多城市都有自己的啤酒厂,但没有一个像青岛一样,啤酒已经成为城市的代言人。

这只是营销还是有意义的?这是历史的重演。

喝啤酒非常放松和快乐,所以有些人会说啤酒是因为快乐而发明和流行的。

只有青岛人知道,过去他们喝啤酒填饱肚子。

有些人还会说青岛人喜欢喝绿色啤酒,这是他们骨子里的一种基因,就像重庆人喜欢吃火锅,生来就喜欢吃火锅一样。

只有青岛人知道喝绿色啤酒不是天生的。

115年前,中国没有啤酒。

直到1903年,青岛才成为德国殖民地。为了满足喜欢喝啤酒的外国人,德国人在邓州路56号建了一家日尔曼啤酒厂,然后是中国的第二家啤酒厂,后来是青岛啤酒厂1号。

照片来源| @青岛啤酒博物馆

在德国殖民时期,生啤酒供应给外国人。青岛人认为是马尿。他们抵制德国人,也抵制生啤酒。喝啤酒等于背叛。

民国时期,生啤酒供应给富人。普通人买不起,而且非常豪华。在啤酒厂工作的工人太饿了,不能喝几口。

照片来源| @青岛啤酒博物馆

20世纪70年代,生啤酒成为一种全国性产品,啤酒饮用者文明时尚。然而,如果你想喝瓶装生啤酒,你需要有一个城市住宅和粮票。一个家庭一年只能得到2-5瓶,这是非常罕见的。

如果你不能喝瓶装啤酒,喝未经消毒的生啤酒。那时,没有塑料袋,人们拿着大碗、罐子、热水瓶和水桶来装啤酒。

当时,所有骑三轮车拉客人的人都配有热水瓶。当疲倦和困倦时,他们装饰生啤酒,喝烈酒,并继续拉客人。

直到20世纪80年代,青岛人才意识到啤酒的自由。在街上,你可以随时随地买到生啤酒。每一代90后都有下楼帮爸爸买塑料袋啤酒的童年记忆。

照片来源| @青岛啤酒博物馆

青岛只有100多年的历史,无法与孔子的故乡曲阜相提并论。就现代性而言,它无法与上海相比,上海也是一个开放的城市。

这座年轻的城市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位置,青岛人也在寻找自己的身份。

因此,青岛选择了青岛啤酒。

青岛啤酒见证了过去100年青岛人民生活从苦难走向稳定的历史。

从排斥到奢侈,从稀有到自由,青岛啤酒不是自己的,不是骨子里的,不是自己的享受,而是青岛人的反抗。

他们爱的不是德国葡萄酒,而是青岛人抵御屈辱的共同认同感,是同甘共苦的善良。

因此,虽然青岛啤酒厂很多,但青岛人一直喜欢青岛啤酒一号邓州路56号的葡萄酒

通俗地说,青岛人喝的不是绿色啤酒,而是记忆和认可。

因此,啤酒自由不容易获得,所以我们必须喝野生气体!肆无忌惮!

照片来源| @青岛啤酒博物馆

“喝啤酒,吃蛤蜊,在海里洗澡”是青岛彪马家族传下来的一件小事。

啤酒和蛤蜊是标准的。和青岛人一起喝酒真的很痛,而且很透气!

照片来源| @青岛啤酒博物馆

蛤蜊,青岛人喜欢叫它“吃嘎啦”。

没有丰满可口的红岛蛤,青岛人民的广厦啤酒不可能成为当代的酒仙李白。

为了成为青岛李白,游客们尝试啤酒和蛤蜊的痛风匹配。

你觉得,啤酒是正宗的生啤酒,蛤蜊尝不出青岛的味道,只吃一堆香料和辣椒。

事实上,青岛风味的蛤蜊不在旅游美食街,而是在青岛人的家里或楼下的小巷摊点。

挑选最新鲜的红岛蛤蜊,一点葱,姜和大蒜,几个红辣椒,翻炒以赋予原来的味道。这是青岛风味,非常简单和狂野。

图片来源| @九行

事实上,青岛海鲜风味是原汁原味的,强调原料和原汁原味的保存。

“保持原有品味并不难,但困难在于概念和抵御花哨技术诱惑的能力。”青岛厨师和摊贩想要做好的就是这个简单的能力。

大自然给了我一片海洋,为什么我要画蛇添足,用心烹饪原汁原味?

在过去,蛤蜊被贫穷的家庭食用,而且价格便宜,数量丰富。现在蛤已经成为一种生活习惯。

夏天的晚上,一家人扛着小铁桶和铁锹,一路散步到附近的海滩去收获海产品。

成年人蹲在黑泥里挖蛤蜊,而孩子们在裂缝里寻找小螃蟹,最后在海里洗了个澡。

天黑了。这家人满载铁桶回家。他们一路上带了两袋新鲜啤酒,把所有新收获的战利品倒入蒸笼中以满足他们。

有海、酒和海鲜。青岛人非常快乐和野性,野性是原始的。

照片来源|电影《青春的过去》

游客们健康地尝试了啤酒和蛤蜊的痛风匹配,并认为他们对青岛很了解。

殊不知,我没有去过青岛,晚上在天桥下不吃一碗野馄饨。

馄饨遍布全国。野生馄饨是青岛独有的。

20世纪80年代,青岛经济浪潮滚滚而来。有些人失业了,有些人变得富有了。

失业的人推着手推车,在上面盖小炉子,卖小馄饨,现在这些馄饨已经做好卖了。

深夜,一辆手推车、桌子和迷宫载着青岛。

晚上11点,啤酒屋的醉鬼佩科(Puiko)、刚下班的白领、晚上饥饿的觅食者和舞厅的漂亮女孩都冲到天桥底的馄饨摊。

五分钟后,包着塑料袋的馄饨汤碗在你面前冒着热气。汤上不仅有皮薄肉多的馄饨,还有紫菜皮和虾。

即使是汤和馄饨,一口下肚,充满胡椒味,这一天也是心满意足,凉透了。

照片来源|纪录片《一串生活》

游客只能吃胡椒,没什么特别的;

但是对青岛人来说,野生馄饨之所以是孤独的,是因为它在晚上吸收了城市的夜游者,并在晚上给他们提供安慰。

即使你聪明,即使你平庸,只要你做这碗野生馄饨,你就可以睡得很香。

青岛人最尴尬的事情不是我喝生啤酒,你喝哈尔滨啤酒,而是两个来自城市东部的人在城市西部的野生馄饨摊相遇。

几十年前,馄饨摊随处可见。在办公楼对面的小巷里,在立交桥下的桥洞里,在酒店啤酒房附近的路上,那里有深夜无家可归的人,摊点就在那里。

如今,商店里的馄饨摊被要求开门,青岛人开始抗议:在屋顶上吃馄饨还叫野生馄饨吗?

有屋顶的馄饨摊没有足够的钱吃馄饨。

对于这种厚颜无耻的行为,青岛人可以在深夜从城市的东部开车到西部。如果他能在摊位附近找到一个停车位,并在半小时内排队购买野生馄饨,他会觉得这花了他一周的运气,但这是值得的。

有路、胡椒和馄饨。青岛人真的很狂野。

青岛人酷爱绿色啤酒蛤馄饨。它们真的很狂野,在野外是自由的,在野外是年轻的。

为什么是青少年?青岛太年轻了。

清末,青岛是为了边防安全而建立的。青岛有100多年的历史,没有历史,也没有王迪名人可以坐。青岛似乎有点薄。

然而,这个年轻人敢于挑战还很年轻。早在100年前,当国内城市还在沉睡的时候,青岛经历了近半个世纪从沉睡到中华民族觉醒的整个过程:被德国占领,拆毁房屋,建造外国建筑;它被日本占领,人民生活贫困。

正如沈从文所说,青岛的变化是迅速而剧烈的。青岛的湍流比中国任何其他城市都大。

这个年轻人一边学习一边反击。

照片来源|电影《青春的过去》

他变得与众不同:德国建筑、庭院式内院、教堂和道教都可以在青岛扎根。

他保持着野性的精神:随时用一袋啤酒吃蛤蜊,到处吃野生馄饨。

但是它太年轻了,年轻有异国情调,所以人们说文化沙漠,没有历史,没有永恒的名人,没有文化遗产。

然而,越来越多的学者喜欢青岛的碧海蓝天,搬到青岛,并在青岛写下了古代流传下来的作品,如老舍的《骆驼祥子》。

在老舍眼里,青岛是干净的,青岛人是简单的:在海边的微风中,看着大雁在高高的深蓝色天空中飞翔,真的能让人忘记一切。即使他们想思考,他们也可能只称赞青岛。

在梁实秋眼里,他不知道天堂是什么样子,但青岛有天堂的潜力:虽然我没有去过很多地方,但我也去过十多个省份,从北方的辽东到南方的百越,我认为青岛应该是人们真正不忍心去的地方。

我们不知道青岛是否会成为梁实秋眼中的天堂。

照片来源|电影《青春的过去》

我们所知道的是,在仅仅100多年的时间里,这个年轻人一直面对着大海,在春天绽放,展现出他自己的品味,野性和异国情调。

沈从文说,当他第一次去青岛时,他是绿色和安静的。三十年后,他又去了,仍然是绿色和安静的。

将来,它仍然是绿色和安静的。

照片来源|电影《青春的过去》

参考:

范晔:青岛人的“幸福”

南方周末:青岛啤酒:不止一种啤酒

王欣:“青岛人的风格”

王立多:喝城市酒鬼

张胜兵、马叔华:“青岛文化的历史语境对城市文化精神的影响”

第9行:“兄弟,我建议你不要和青岛男人喝醉。”

今天的作者

这幅画来自互联网,版权属于原作者。

这篇文章最初是由国家博物馆写的。请指出它是否被复制。


500彩票




上一篇:中国(黑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黑河片区正式启动建设
下一篇:俄罗斯颠覆战争规则?美20艘核潜艇排队服役,承认航母已成活靶